名人说故事:Bernard 森竣

Bernard 森竣 不只靠脸蛋

用“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句话套用在森竣身上刚刚好。饰演电影《楼下的房客》同志房客令狐,无疑为他的演艺事业进行一场大突破。许多人会这样看好他倒也不是空穴来风,因为在那个深邃的眼神里,真的藏了一个值得探索的小宇宙。在那个小宇宙里,森竣常常在跟自己对话,那些对话很有生命也很有温度,他把自己想像的空间建构得很好,那种想像力很真实,他可以真得把它活出来,好像他天生就应该活在镜头前一样。如今的他,不仅变帅,心也跟着成熟许多。在演艺圈闯荡,让他领悟了许多道理。

回头看自己出道的历程,森竣坦言经历了许多跌跌撞撞。曾在台湾念书六年的他,机缘巧合下决定在台湾演艺圈发展。一开始他也曾怀疑过自己是否该进入演艺圈,但他怕了后悔这件事,最后还是决定完成自己的梦想。然而进入演艺圈之后,发现自己性格改变挺大的。在这浮夸的圈子里,他看清周围的虚假与真实,选择做好自己的本分。少说话多做事,一直是他的至理名言。

大胆演出同志情
坚持努力的他最近为自己的事业开启新的里程碑,他参与了黑色幽默奇幻推理电影《楼下的房客》的演出。电影改编自台湾知名作家九把刀的小说《楼下的房客》。在电影中森竣饰演同志房客令狐,和金马影帝李康生是一对同志情侣。令狐是一个为爱而生的人,他愿意把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奉献给他的另一半。“这个角色的挑战性非常大,在电影里对我来说情感的部份是最大的挑战。情绪的起伏很大,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去揣摩和感受。” 电影中最大胆的部分莫过于是森竣和李康生之间的吻戏,从没演过吻戏和床戏的森竣此番豁出去了。“和小康哥对戏的第一天,当时我们彼此都不太熟,可是为了画面的美感所有亲热的戏份都要来真的。还记得我们那天拍吻戏,从中午拍到晚上8个小时,胡子都长出来了,而且嘴边也都脱皮了!”问了他如何揣摩同志感情,他笑说就把李康生当成女孩子,“在拍摄的当下进入角色的世界真的会把对方当成自己最爱的人。”

问及他对李康生的合作有何感受,森竣表示李康生是一位很敬业的前辈,“尽管他身体不太舒服,可是却从没喊过累。他很会带戏,尤其我又是新人,他让我很有安全感。我很喜欢他的作品《天边一朵云》与《郊游》。”

关于电影《楼下的房客》,森竣自有一套想法,他认为这是一部结合暴力美学,商业与艺术的电影,也是中文电影的一大突破,电影呈现了人心的另一面。“我觉得电影里有拍出人性想偷窥的欲望,反应出了人心潜在的灰暗面。”

内心无限强大
访问中,不难发现森竣是一个内心世界很丰富的人,也许正因为这股丰富的想像力,常常让他心中幻想一些情节的时候,就可以在想像出来的画面里被汲引出许许多多的情绪,一头栽进去了在角色中。这种在幻想世界中摸索到有点脱离现实的历程,对森竣在解读角色方面有很大的帮助。

大部分的人一生中都只在经历一个角色,然而身为一个演员,却可以一下子在现代的时空里,一下子又跑到古代去;现在你爱着谁,下一秒你就恨他了,一辈子可以体验多种人生。这种游走在真真假假人生中的循环,常常让森竣要去思考、沉淀自己没有预设过的情境,就好像真的过了好几种人生一样。问了他其实最想挑战什么角色,森竣坦言是“坏好人”的角色,“我觉得特別有魅力,可以发挥的空间也很大!”。而一直以来他也很欣赏任达华的演技,“我从他身上学到,即使在社会上已经有崇高的地位,可是对任何一个人都要像对自己的家人朋友一样亲切以及愿意提拔后辈。”

重新认识他
最后问了森竣如何定义自己,他感触地表示现阶段希望大家可以摆脱以前对森竣那副白白净净的形象,而重新认识“森竣”这个人。“希望自己是一个可以带给大家快乐,享受视觉和感官的人。”

从以前独自一人从马来西亚到台湾念书,森竣追求梦想路上吃了不少苦。以前与家人的关系也不太好的他,直到现在终于可以如愿以偿的做自己想做的工作,跟家人的关系也变得特別好。森竣觉得很安慰,也很开心。“我很幸运,我会珍惜,会让大家看到我的实力和努力。”

目前公司也安排森竣一些表演课、正音课程,他也常常利用时间增进自己的表演。甚至尝试写剧本,能够让自己有多个不同面的发展。接下来他希望能在台湾拍摄偶像剧,用另一个跟令狐完全不同的表演、角色带给观众。

我们期待你的作品!

留言